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邪暝827

    827

        铛!那四皇殿泛着邪气的手掌探出,与那天玄古尸黑色长剑硬憾在一起,火花溅射间,虽然能够取得上风,但这般攻势,毕竟也被天玄古尸给阻拦了下来。炽热的火焰,瞬间自地面涌出,化为一道火拳,狠狠的轰在那那四皇殿身体之上,火焰奔涌间,那四皇殿身形顿时倒飞出数千丈。四皇殿面色有点苍白的稳下身来,眼中满是阴沉之色,他望着那将青颜护在身后的神炎天尊以及秦牧二人,心中已是明白,他再无得手的机会。“神炎天尊,你们也不用得意,上一场天地大战你们因为无上天尊燃烧轮回而侥幸获胜,可这一次,没有了无上天尊,你们难道还想赢第二场天地大战么?”四皇殿冷声道。“我知道你们隐藏这么多年,应该也是在谋划着什么,如今的我的确还暂时腾不出手来,不过你们还是得小心了,因为……”神炎天尊淡淡一笑,道:“雷主他已经苏醒了,现在正满世界寻你们,所以,你们可得先躲好了,被他寻着了,恐怕就不容易逃了。”四皇殿瞳孔微微一缩,冷笑道:“雷主么?苏醒了又能怎样?光凭一位远古天尊,恐怕还奈何不了我们!”“是么?”神炎天尊不置可否。四皇殿冷哼一声,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当即他一挥手,身形便是逐渐的变得虚幻起来,最后彻彻底底的消失而去。“神炎天尊,你们就等着吧,这一次的天地大战,我邪族族必要灭了你们这片位面!”随着四皇殿的消失,他那阴狠的声音,却依旧是滚滚不休的回荡在这片天地。神炎天尊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然后他转过身来,对着秦牧,青颜道:“走吧。”“走?”秦牧一愣,目光古怪的看着他,道:“你难道要跟我们一起走?”神炎天尊淡淡一笑,目光却是停留在青颜的身上,道:“如今她的身份已是暴露,在她彻底觉醒之前,我都会留在她身旁。”说完,他就不再多言,双目微闭,闭目养神。秦牧一听,面色顿时黑了下来,他娘的,这货还赖上了?对于这突然粘上来的牛皮糖,秦牧最终也没能将他甩开,这让得他颇感无奈,不过事已至此,这神炎天尊显然是不会离开青颜身边,既然改变不了,那就暂时接受一下吧,如今这天地间的局势已是有些动乱的迹象,那些蛰伏万千载的邪族也是开始露头,再加上青颜寒冰天尊轮回的身份暴露,若是再有强大邪族前来,也是极大的麻烦,有了神炎天尊这免费打手,想来也是能够安全许多。心中这般想着,秦牧也就不再多虑,眼下天神阁已被灭,继续停留已是没了必要,因此众人在略作交流后,便是大军开动,赶回九清阁。而至于这临时组建的诛元盟,此时显然也是没了存在的必要,不少强者则是纷纷告辞而去,对他们,秦牧也没怎么挽留,虽然这种时候收揽这些强者会令得九清阁实力大为的提升,但他却并不太愿意这么做,他之所以喜欢九清阁,是因为这个宗派拥有着值得他守护的感觉,若是突然间汇入如此庞大的陌生强者,难免九清阁的风气会有所改变,那是他最不愿意看见的一幕。所以,他宁愿九清阁稳扎稳打,逐步的变得强大,也不愿意九清阁受到这种冲击,从而从本质上发生改变。当秦牧这般大部队再度回到九清阁时,迎接他们的是无数亮晶晶的眼睛,震天般的欢呼,冲上云霄,即便是千里之外依旧能够听见。所有的九清阁弟子皆是激动得眼睛发红的冲出九清阁来,这一年来,他们不知道有着多少师兄弟死在天神阁的手中,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依旧只是能够压抑着心中的仇恨,咬牙切齿的望着天神阁耀武扬威,而他们,却只能龟缩在护宗大阵内,甚至连偶尔出去,都将会提心吊胆,不敢暴露身为九清阁弟子的身份。而这一切,当那一道有些风尘仆仆的青年身影再度出现在他们九清阁时,终于是开始改变。他的身影,依旧是那般挺拔,只是那年轻的脸庞,愈发的坚毅,再然后,离去三年的他,再度将九清阁重担扛起,一如三年之前邪族域中,那在最后关头赶来,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的场景。在他的回归下,那一直将他们压着抬不起头的天神阁开始退去,最后终是被他招集人马,杀上天神阁,将那所有的恩恩怨怨,尽数的了结。留在九清阁的弟子或许并没有看见天神阁之前的那惊人之战,但他们却是始终坚信着,这一次他们九清阁,必将在他的带领下,真正的崛起!而那道身影,最终也并没有让得他们失望,他带着九清阁人马而去,最后带着他们梦寐以求的战果凯旋。虽说九清阁成立的历史中,或许也出现过不少极端优秀的弟子,但所有人都是明白,秦牧,他超越了这个宗派以往的所有前辈。有一种人,注定被铭记。九清阁的狂欢,足足持续了五日时间,而在这五日内,天神阁被灭的消息,也是如同风一般的传遍了整个残遗古域,于是那种狂欢,开始从九清阁蔓延到整个残遗古域。整个残遗古域都是轰动了起来。天神阁发动的战争,波及整个残遗古域,无数宗派,宗门在天神阁铁蹄之下化为飞灰,但面对着天神阁的强势,即便他们心怀恨意,但却是只能犹如老鼠般的躲着,而谁也未曾想到,那之前还不可一世,无人能敌的天神阁,居然便是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倒下了,而且还是倒得那般的彻底。而在天神阁崩塌,残遗古域震动间,九清阁的名气,也是趁此达到了一个巅峰的程度,强如天神阁,最终都是被九清阁所解决,这残遗古域之上,还能有何宗派与九清阁争雄?如今残遗古域诸多超级宗派被天神阁所灭,以往所形成的格局已是破碎,真正的超级宗派,唯有九清阁与九倾阁尚还屹立,显然,在这场战乱后,这两个超级宗派将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而在九清阁名气达到顶峰时,秦牧的名字,也是随之响彻了整个残遗古域,因为谁都清楚九清阁的这场反攻之中,究竟谁才是主宰者,九清阁能够一甩以往被压着打的疲态,反攻天神阁将其所灭,秦牧之力,居功至伟。另外借助着秦牧之名,落灵府也是开始让得残遗古域人人知晓,这个曾经在残遗古域上的一个不起眼的低级宗门,如今在这残遗古域,恐怕再没任何一个宗门敢去招惹。在接下来的一些时间中,残遗古域上也是逐渐的有着一些超级宗派重建,但那实力以及名气都是远不如从前,而他们也是颇为的聪明,对于九清阁保持着极大的敬意,俨然一副要以九清阁为首的姿态,在见识了九清阁的恐怖实力后,他们显然是再没了其他的心思。而对于其他宗派那种以九清阁为首的姿态,九清阁倒是不置可否,他们并没有类似天神阁的那种野心,一定要残遗古域上所有的宗派都是向他们臣服,他们一切所做的,都只不过是想要保护这个宗派,并且将一些恩怨所了结而已。反正不管如何,战乱的残遗古域已是逐渐的平静,百废待兴,这片大地,终归会再度爆发出比以往更为兴盛的光彩。而与落灵府的沸沸腾腾不同,已成为残遗古域瞩目的九清阁内,在经过最开始的狂欢后,倒反而是最快的平静下来,虽然整个宗派依旧是洋溢在那种轻松自豪的气氛中,但类似前些日的那种忘我狂欢却是逐渐的淡了下去,而一切的修炼以及新弟子的招收,都是在按照以往的惯例照旧而行,只不过那种规模,即便是压制又压制后,还是显得有点过度庞大罢了。秦牧漫步走在九清阁内,在周围时不时的有着九清阁弟子匆匆而过,然后有着一些俏脸晕红的少女弟子眼带好奇与许些羞意的打量着他,远远的便是有着各种秦牧师兄之类的喊声传来,极为的热闹。秦牧对于那些九清阁弟子也是面带笑容,微微点头,他望着那些兴奋甚至崇拜的将他给望着的九清阁弟子,素来都是紧绷成一根弦的心情,也是有着一种如释重负般的放松,那种感觉,一如三年前他刚刚进入九清阁时。这些年来,秦牧经历了太多的生生死死,有时候会感到疲累,但他却是明白自己不能停下来,他背负的东西不少,若是他停了下来,或许现在的九清阁,已是化为一片废墟,那些笑容灿烂的九清阁师弟师妹,或许也将不复存在,而他的家族,他的父母,也将会湮没在那血火之中。有时候,为了守护,总归是需要付出一些东西的,不过所幸,至始至终,秦牧都未曾后悔过。抱着极端放松的心态,秦牧走上一座修炼台上,然后在那丹河之旁盘坐下来,在他不远处,有着众多九清阁弟子正在盘坐静修,吸收炼化着丹河之内的灵力。一种安宁祥和的气氛蔓延着,令得秦牧有种慵懒的感觉。距天神阁覆灭,已是过了十日光景,秦牧的伤势也早已痊愈,这十日内,他则是彻底的放松下来,落灵府的任何事情,他都未曾再理会,什么动乱,什么善后,什么邪族,都先暂时的一边待着吧。而青元子等人似也是知道他的心境,这段时间诸多事情都未来打扰于他,于是便是任由他成天懒洋洋的混迹在九清阁内,而这一幕,倒也是成为了九清阁内颇为有趣的画面。丹河旁,秦牧懒散的盘坐着,目光望着那奔涌流淌的丹河微微发呆,许久后,他似是有些累了,那双眼开始缓缓的闭上,然后黑暗笼罩视线黑暗笼罩,但秦牧的心境,却是在此时通明如灯,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整个九清阁,甚至九清阁的每一个弟子,他感受着他们那种浓浓的兴奋以及自豪之感。那种炽热的情绪,令得秦牧心中似乎也是有着一种滚烫散发出来,温暖如烈日。那种感觉,突然觉得很舒服。因为很舒服,所以秦牧的身体,再没有了任何的动静修炼台上,时间飞快,当那些静修的九清阁弟子结束修炼时,却是见到秦牧的身影依旧如磐石般的纹丝不动,他们望着那道略带一丝慵懒的背影,眼神却是微微的有些恍惚,那种感觉,就如同此时的那道背影,突然的融入了这片天地一般,摸不着,也感应不到。众多弟子茫然间,然后有着一些窃窃私语声传开,最后越来越多的弟子赶来,他们望着那道身影,眼中充满着惊异。由于这边的动静越来越大,最后连青元子他们都是被吸引了过来,他们望着那没有丝毫气息,甚至连体内灵力,魂力都是停止流转的秦牧,面色显得格外的凝重,他们毕竟见识多广,虽然不明白秦牧为何会如此,但这显然似乎是处于了一种极为玄妙的状态之中。修炼一途,苦修为基,但却有着机缘之说,有时候的一朝顿悟,堪比十年苦修,而眼下的秦牧,似乎则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晋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虽然他们不懂,但也知道,这对秦牧应该会很重要。于是,他们开始将众多弟子驱散,将这片修炼台空了下来,以免将秦牧所干扰。在九清阁之内的一座山峰上,神炎天尊也是望着远处那修炼台上的削瘦身影,那眼中,有着淡淡的神光闪烁,眼神深处,有着一抹惊讶之色悄然的掠过。!!!丹河之旁的身影,一坐便是一月有余,这一月时间中,他的身体犹如磐石般纹丝不动,甚至连其气息,都是彻底的消散而去,身体之上的温度,也是冰冰凉凉,犹如一具没有生气的尸体。

    同类推荐:夫君是条龙混沌大至尊无限制神话科技大仙宗极度尸寒儿女成双福满堂一枪致命大汉龙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