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近身兵王第1611章 生存是为战斗(一)

    第1611章 生存是为战斗(一)

        严月蓉急忙追问:“到底哪里不对劲?”

        丸冈秀男手下确实有不少专业人才,拿到丸冈秀男先前拍摄的照片之后,结合严月蓉本人对这个项圈的描述,大致分析出了这个项圈的基本构造。

        任何一个复杂的系统,不管多么庞大,或者多么微小,结构上大都分成几个不同的功能部分。定位是一个部分,发射讯号是一个部分,含有*的又是一个部分。

        丸冈秀男的手下分析出项圈结构之后,经过仔细研究,制定了拆除方案,确实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然而,等到项圈被分解开来之后,问题就出现了,整个项圈里面并没有找到*。

        丸冈秀男手下先前的分析在很大程度上是错的,虽然项圈确实分成很多功能组件,本来应该是*的部分代之以某种电子装置,至于这个电子装置的具体作用是什么还需要具体研究才能知道。

        “项圈里根本没有*……”丸冈秀男困惑的道:“见鬼,难道苍浩只是吓唬你,并没有想要杀了你?”

        “事情不对劲……”严月蓉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见鬼!我们上当了!”

        丸冈秀男也意识到事情不妙,豁然站起:“马上撤!”

        也就是丸冈秀男话音刚落,苍浩的声音轻飘飘传了过来:“已经晚了!”

        这个咖啡馆有不少人,包括工作人员和顾客,看起来本来很正常,也就是苍浩话音刚落,所有这些人突然站起身,齐刷刷亮出枪来,对准了丸冈秀男、严月蓉和两个名赤军。

        其中一个赤军吓了一跳,下意识掏出枪来就要射击,两个咖啡馆侍应生突然开火,随着“哒哒”一阵枪响,这个赤军胸*出一朵朵血花,向后仰面栽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就已经殒命。

        苍浩一直在咖啡馆的吧台后面,坐在那里低着头玩手机,从外面根本看不到苍浩。

        这个时候,苍浩放下手机,缓缓站起身来,笑着道:“你们最好老实不要动,只要动一下,就会被乱枪打死。”苍浩指了指咖啡馆里所有人,又道:“我的人已经从各个角度对你们形成包围,你们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丸冈秀男看了看周围,知道苍浩所言不虚,这个时候,苍浩的人已经完全把自己这一边包围起来,而且火力角度恰到好处。只要苍浩一声令下,就会有无数发子弹从不同角度飞过来,严月蓉和丸冈秀男及其手下,连躲闪的地方都没有,直接就会被打成筛子。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精心设计好的圈套,苍浩预先已经在咖啡馆布置好了阵地,而且预估到了严月蓉和丸冈秀男会坐在什么地方,然后精准的进行了火力配置。

        苍浩从吧台后面走出来,坐到了严月蓉和丸冈秀男旁边,掏出一盒烟来,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然后把烟盒扔到桌子上:“严月蓉,我一直非常佩服你的智谋,但没有想到你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我给你一定程度的自由,允许你到处走动,那么我必然对你要采取一定监控措施。万一你接触到了不应该接触到的人,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我必须第一时间知道。”苍浩指了指已经被拆开的项圈,又道:“先前我对你说够,这个项圈可以时刻监控你的行踪,并且随时可以引爆炸死你,其实我撒了一个小谎。这个项圈确实能够监控你的行踪,但里面并没有安装*,而是放了一个窃听器。你见过什么人,说过一些什么话,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对你进行监听,所以我很清楚你遇到了丸冈秀男。”

        严月蓉从苍浩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之后,抽了一口之后,怆然一笑:“我失算了……”

        “失算倒也正常,每个人都有失算的时候,包括我也一样。”苍浩说着,打了一个响指,马上有人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新的项圈要待在严月蓉的脖子上。

        严月蓉下意识的挣扎起来,苍浩立即说了一句:“别动!”

        严月蓉果然不敢动了,苍浩的手下把项圈安在了严月蓉的脖子上,当皮肤刚刚触及到项圈的时候,严月蓉立即打了一个寒颤:“这一次里面是装着*了吧。”

        苍浩点头承认:“对。”

        “我能感觉到,分量比上一个沉了许多……”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旧识,我本来不想对你太狠的,所以上一次是给了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老实一点的话,最终或许我会摘了项圈……”说到这里,苍浩缓缓摇了摇头:“很遗憾,你用实际行动向我证明,你这个人完全不可信。所以这一次我只能动点真格的了,你的一切活动必须在我掌控之中,否则我随时可能引爆项圈。如果你试图离开运河城,项圈同样会爆炸,基本 规矩跟我先前说过的一样。”

        严月蓉苦笑起来:“算你狠!”

        “现在来说你吧……”苍浩转过脸来看着丸冈秀男:“让我挺意外的是,你竟然跟严月蓉取得联系,竟然准备建立同盟一起对付我。”

        “很遗憾终归还是你技高一筹。”丸冈秀男笑着摇了摇头:“第一次我来见严月蓉的时候 ,其实你就已经知道了,然而表面上却不露声色。等到我们两个第二次见面,你就预先布置好阵地,把我们两个全抓了。”

        苍浩耸耸肩膀:“我猜到你们两个会在这里见面,今天一早晨就把这礼包了下来, 所有工作人员全都替换成我的手下,连客人都是我的手下伪装的。”

        “你又怎么知道我们两个今天会见面?”丸冈秀男呵呵一笑:“我们两个上一次见面,根本没有约定再次见面的具体时间,也有可能我们两个明天才见面,或者昨天已经见过面了。”

        “严月蓉的生活还是很有规律的,平常都是在海边闲逛或者去商场购物,再或者就是公园里面发一下呆。今天早晨的时候,我们两个见过一面,我当时随口问了一句……”苍浩转而问严月蓉:“记得我问过你什么吗?”

        早晨的时候,苍浩、庞劲东和严月蓉开了一个短会,主要是讨论全国肃腐委员会的工作。

        当时苍浩问严月蓉:“等一下有什么安排?”

        苍浩这个问题看起来漫不经心,于是严月蓉也就漫不经心的回答:“去朝阳路喝咖啡。”

        朝阳路是一条滨海小街,整条街上大都是海鲜自助,只有一家咖啡馆。上一次严月蓉跟丸冈秀男就是在这里见面,也就是上次见面之后,严月蓉再未来过。

        今天,严月蓉又要来这里喝咖啡,虽然严月蓉上一次没有跟丸冈秀男约定见面的时间,但苍浩推测丸冈秀男肯定会主动去见严月蓉。

        于是,苍浩提前做好安排,让人把整个咖啡馆给包了下来,部署好之后等着严月蓉和丸冈秀男自投罗网。

        严月蓉怆然一笑:“当然记得。”

        苍浩笑着对丸冈秀男说道:“你一直暗中掌握严月蓉的行踪,如果你知道今天严月蓉会来朝阳路,我推测你一会出现。”顿了一下,苍浩又对严月蓉道:“其实你今天来朝阳路,也是希望碰见丸冈秀男,因为丸冈秀男可能会摘掉你的项圈,不是吗?”

        “对。”严月蓉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你对我的心态揣摩得清清楚楚。”

        “我不仅揣摩到了你的心态,而且还很了解丸冈秀男……”苍浩吐了一个烟圈,又道:“上一次丸冈秀男拍摄那么多照片,应该已经找到解开项圈的办法,丸冈秀男需要尽快打开项圈,这样才能跟严月蓉你建立合作关系。只要严月蓉你答应跟丸冈秀男合作,从今往后丸冈秀男就会对我的事情掌握得清清楚楚,那么丸冈秀男想要对付我也就有的是机会了。”

        严月蓉依然是一脸苦笑:“你知道吗,苍浩,我经常觉得你不应该当兵,而是应该去做一个警察,因为你有着惊人的逻辑判断和推理能力,比广厦那帮蠢货真的是强多了。”

        “你的恭维我先收下了。”苍浩说到这里,脸色突然一变:“本来我以为,今天我只是把两个对手一网成擒,却没想到听到了一个如此重要的历史秘辛。我很高兴先前没有把丸冈秀男抓住,否则就没有机会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了。”

        丸冈秀男饶有兴趣的问道:“你对这段历史感兴趣?”

        “让我猜测一下,你的新合作伙伴是谁?”苍浩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丸冈秀男:“应该是金斗贤吧?”

        丸冈秀男反问:“你为什么认为会是他?”

        “首先、兵变失败之后,金斗贤放弃权力,带着亲信逃离北高丽,没有人知道到底去了哪里。眼下他无处可去,你这里相对比较隐蔽,所以来投奔你是正常的。毕竟你们都是北高丽人,相处起来在语言文化上没有阻碍。而且,你们两个有一个非常大的共同点,那就是支持北高丽的体制,但反对朴正金这个人;其次一个原因吗,你过去对巴别塔茫然无知,突然之间却知道了巴别塔的存在,自然是有人带来消息给你了。北高丽方面保存着一些有关巴别塔的资料,我只能认为是金斗贤告诉你的,除此之外你没有其他信息渠道……”苍浩意味深长的问:“我没说错吧?”

        丸冈秀男没有正面回答,不过事实上还是承认了:“很可惜不是吗,你虽然成功抓到了我,却没能抓到金斗贤。”

        苍浩耸耸肩膀:“其实我原本对金斗贤这个人没什么兴趣,我们两个之间也没有什么恩怨纠葛,真正关心金斗贤生死的大概也就只有朴正金了。”

        “你很快就会对金斗贤产生兴趣。”丸冈秀男呵呵一笑:“我们两个既然已经建立合作关系,如果我不幸遇难了,金斗贤会继承我的遗志,继续发展和壮大赤军。”

        “我只是说原本对金斗贤没兴趣,至于现在嘛,兴趣已经有了,不过跟赤军无关。”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想知道金斗贤对巴别塔了解多少!”

        “你想知道?”

        苍浩点了点头:“当然!”

        “你先告诉我,你又是怎么知道巴别塔的?”

        “张甲雪发动兵变之后,因为无法控制局面,试图到华夏避难,为了表明自己的诚意,提供了一些非常机密的文件……”苍浩倒是也没隐瞒在,直接告诉了丸冈秀男:“这些文件里面有一些历史旧档,按说这些历史旧档与当下形势完全没有关系,不知道张甲雪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提供了出来。偏偏就是在这些历史旧档中,有一些东瀛当年在高丽半岛的殖民机构总督府的文件,因为《田中奏折》时间,高丽总督府曾经进行过一些秘密调查,发现了有关巴别塔的一些东西。但张甲雪提供的资料非常零散,而且内容也很少,没有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如果不是你说了出来,我还真不知道巴别塔原来跟洪门有关。”

        既然苍浩这样坦诚,丸冈秀男索性也坦诚起来,反正这会儿自己的性命拿捏在苍浩的手里,想不说也不行:“金斗贤的信息来源同样是总督府文件,金斗贤告诉我,北高丽方面对这些历史旧档的保存非常凌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很难从其中拼凑起完整的线索。金斗贤还是很偶然的发现了一些线索,于是进行深入调查,反正他有权限调阅任何机密文件,于是才渐渐发现了真相。”

        “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只有这些。”丸冈秀男摇了摇头:“其实金斗贤知道的也不太多。”

        苍浩有些失望:“你确定?”

        “当然确定。”丸冈秀男回答:“大量历史文件已经被销毁,而且是有计划有组织的集中销毁,金斗贤能够接触到的,都是散佚在其他资料当中的零散信息,可能也正是因为太散所以才逃过被销毁。”

    同类推荐: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主神大道韩娱之我们结婚了刀梦魂神话纪元捡宝王超级修真保镖傲气凌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