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大明阁臣第二百八十九章 关市舶司

    第二百八十九章 关市舶司

        本来开开心心的婚事,却因为倭寇的屠杀草草的结束,纵然所来的亲朋好友街坊邻居有点疑惑,可是终究也没有说什么,毕竟程序都已经走完了。 

        没有洞房花烛,只有秉烛夜谈,新婚之夜,陈是和几个男人一起度过的。

        当将温州府房家村惨绝人寰的一幕说完之后,杨一清、王阳明额头上青筋爆出,魏文礼和文征明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第二日一早,杨一清便和王阳明等人回到了北直隶京师。

        一封奏疏被递到了内阁。

        杨廷和看后,立刻叫来了詹事府蒋冕商议。

        “老师,一个村子!倭寇怎么登陆的?沿海海防竟然一个不知?这若是被陛下知晓后,肯定雷霆大发,而牵扯到老师你啊!”

        自从杨廷和上台之后,东南的官场班子全都是他一手建造起来的,他怒拍着案几,脸色也不是很好,“林家一群饭桶!让他们督理东南,就是这样给老夫督理的!”

        “现在也不是置气的时候,若是此事牵扯到了老师,那老师在百姓中的形象可就毁了,陛下迁怒都是小事,就怕读书人和民心啊!”蒋冕担忧的道。

        “这也是我找尔来商议的缘由,可有什么解决办法?”杨廷和道。

        “老师,这个罪名不能由你担起来。东南出现倭患不是海防羸弱,而是……市舶司造成的,如果关海禁,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惨案?所以这一切都是陈廷玉造成的!”

        杨廷和点了点头,淡淡的道:“你去和给事中御史言官们商量着,明日早朝肯定要吵的不可开交,这次无论如何不能输,这件事对老夫太过重要,切记!”

        “学生明白了。”蒋冕望着杨廷和,缓缓的走出了内阁,此刻他已经开始有点怀疑,跟着杨廷和究竟是对还是错!

        杨廷和分明就是想着祸水东移,一开始他就有了解决的办法,还故意让自己说出来,老狐狸看来也是把自己当成了一颗棋子了。

        正德六年,十月,朝会。

        天刚灰蒙蒙亮,百官已经在午门外等着了,每个人神色都不是太好,即便是相互熟稔的一些官僚,此刻也非常默契的没有相互打招呼。

        他们仿佛已经看到正德皇帝大发雷霆的样子。

        今天正德皇帝和往常一样姗姗来迟,看不出他什么表情,本就较长的脸面,此刻拉的更长,他安宁的让百官有点窒息,他们从来没见过朱厚照这个样子,朝堂上针落可闻,仿佛暴风雨来的前夕。

        今日朝会,百官也默契的没有一人先开口,朱厚照就那么冷冷的看着百官,脸上带着一股嘲弄的表情。

        “都指挥佥事吴邈呢?”良久后朱厚照淡淡的开口了。

        武官班列一个人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皇上,微臣在。”

        “咦?你怎么在了?”朱厚照好奇的盯着他,“你抬头来,让朕好好看看你。倭寇来了都见不到你人影,朕想看看,见你一面是不是这么难啊。”

        “微臣有罪,微臣该死。”

        “该死!你确实该死!一百三十条人命,你一人死可以抵偿我大明子民么?如果可以,朕早就给你拉出去杖毙一百三十次,朕要你这个指挥佥事干嘛的?总督备倭?你告诉朕,你怎么总督的?蒲岐千户所军兵呢?巡检司海上巡的什么?倭寇到温州府逛了一圈,然后就这样溜走了?”

        “洪钟,你都察院给我好好查查吴邈,三法司开庭一起查!魏彬,去知会钱宁一声,蒲岐千户所总旗以上的官都给朕带到诏狱好生问问,问问他们一天天的都在干嘛!”

        “还有诸位爱卿,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朱厚照说话时嘴唇都在颤抖。

        巡查浙江御史吴华出列道:“皇上,微臣自五年开始巡按浙江,其中陈弊颇多,尤其是市舶司开埠后,外邦通商人来往不绝,闹事者亦多不胜数,当年太祖定片板不得入海而绝海禁远见如斯,岂不圣明乎?”

        “哦?吴御史是说此事起因是市舶司了?”方献夫出列道。

        “难倒还不明显么?一百多条人命,若是当初不开海禁,会有这么多人遭此厄难乎?痛哉,痛哉矣!”吴华捶着胸口,痛心疾首的道。

        “那本官倒是好奇了,为何市舶司开埠后,这么长时间沿海相安无事,而在最近东南人事迁任之后却发生了此次大事?”

        “方献夫,你这是在说杨阁老用人不当?”

        “吴御史,不要转移话题,我们谈论的是为何东南会出此次事变!”

        “东南出此事变还不是因为陈廷玉开了海禁?如果不是陈廷玉自以为是,能发生此次惨案?皇上,微臣恳请革了陈廷玉功名!”吴华道,“关广东、福建、浙江市舶司,禁止临海百姓下海,禁止造双桅大船,断绝海上贸易往来,如此才可杜绝日后此次惨案接连发生!此次事件我等皆要引以为鉴。”

        “早闻陈和刘瑾逆贼关系匪浅,当初重开市舶司,刘瑾贼子从陈廷玉手中拿了多少好处,也请陛下责令三法司调查一番!陈此子当诛!”

        这时候杨廷和也站了出来,他心平气和的道:“吴御史,莫要急躁,陈当初开市舶司也是为了朝廷财政考虑,只是他年岁尚轻,经验尚浅,此次错误也在老夫,若是老夫及早阻止,或许此次惨案便不会发生。

        陛下,吴御史说的也不无道理,市舶司需关啊!微臣昼夜处理奏章,其中关于东南之事颇多,若是不关市舶司,此后此事怕还是会发生,纵观前朝,沿海虽有倭寇,可也只是小打小闹,何也?盖因太祖片板不得入海海禁之策高矣。”

        他们成功的将话题带到海禁祖制上,却略过了东南海防的羸弱,虽然杨廷和没明说陈怎么样,可这句句诛心的话都是围绕着陈,他成功的把所有的锅都甩给了陈。

        “诸位爱卿的意见呢?”朱厚照望向众人,很希望有人出反对意见。

        可谁知应答他的是大半个朝堂,“臣附议杨阁老。”

        “请问阁老,如果蒲岐千户所有所行动,如果巡检司能巡查到海上异常,此次惨案可还能发生?”杨一清出列道。

        “沿海这些年相安无事,导致沿海海防懈怠,这却是我等需要考虑之事,多谢杨尚书提醒,日后定重点整理此事。”杨廷和不急不缓的道。

        这时候礼部费宏也出列道:“日本国使臣此刻还在礼部,可否需要扣押?”

        “毋需!”杨廷和道,“番邦之人缺乏礼仪,恳请陛下休书一封给日本国国王源义澄,如太祖当年休书一般,断了日本贸易往来!以与其威慑。我泱泱大朝,天威不可失,自是不能学未开化蛮夷一般扣押日本国使臣,徒增笑耳。若是开了此先例,周邦蛮夷如何看我大明?日后如何还敢臣服大明?”

        从天灰蒙蒙亮,一直讨论到日上三竿,朱厚照确实听的也有些烦了,清早那点愤怒,也在这些人的争吵中一点点消失殆尽,脸上逐渐露出不耐烦之色。

        心里开始念叨着豹房的胡,便摆了摆手,揉了揉额头道:“杨阁老,且去执行吧,温州府安抚工作要做好,没事退朝吧。”

        杨廷和不动神色的躬起了腰,“臣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吴华还待说陈,被杨廷和狠狠的一眼给制止住了。

        退堂之后,蒋冕找到了杨廷和,不解的问道:“老师为何不让吴华参奏陈之罪?”

        “你没看到陛下的态度么?若是将矛头指向陈,事情反而会弄巧成拙,你私下里给那些读书人宣传一番,将这恶迹推到陈头上便可,不要过分逼陛下,他对陈还有宠溺之心。”杨廷和对蒋冕道了两句,便独自走到内阁。

        在隔日不久,针对陈的一篇文章在浙江乃至全国流传,此次温州府事件所有的矛头都推向了陈重开市舶司的缘由上,全浙江乃至全国读书人,皆都站在了道德制高点指责陈,一时间形成了不诛陈不能平民愤的架势。

        市舶司在两日后也被关闭,为此沿海百姓怨声载道,只是这件事却没有一个读书人跳出来说道。

        真正关乎民生的事,那些书生却无一人关心了,不可谓不是一个笑话!

    同类推荐:混迹三国主神大道极品帝魂极品风月调教仙子超品强兵博弈王之魔都法则洪荒之青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