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退役宫女番外 :那年初嫁时

    番外 :那年初嫁时

        犹记那年初嫁时,他对她是可有可无的。 

        她只是一个无奈的替代品,是父母最终给她选的妻室,为了替谢明清和林心慧遮羞被临时拉来充数的。

        别人同情他本应娶嫡女,结果却成了庶女,本能得到林家几乎全部家产做嫁妆,到最后却只有临时匆匆拼起来仅能充门面的嫁妆。

        他却觉得无所谓,因为他只是记名嫡子,他本身也是庶子,觉得两人相配刚好,免得那些自诩高贵的人觉得不般配,对尚过门的妻子也就生出了一些同病相怜之情。

        也因此暗暗发誓一定要对她好,哪怕是做戏,也要做一对外人眼中的恩爱夫妻,只要她不是太过不堪,他就一定要和她白头到老。

        至于嫁妆,他还真没放在心上,他一个堂堂的男儿,难道要靠妻子的嫁妆过活?

        他征战几年立功无数,也发了无数无主的横财,田产铺子金银宝物一样不缺,除了一部分交给了嫡母和莫姨娘,大部分都成了他的私产,后面发财的机会还多的是,让明清得意无比的嫁妆,在他眼里什么也不是。

        在看到妻子那份廉价粗劣明显是用来充门面的嫁妆,他越发同情她。

        听说她年幼丧母,林父根本不太在乎这个女儿,以前有祖母照应着日子还好过些,祖母去世后,林父也相继去世,嫡母对她十分苛责,年过十七尚未定亲,更别提给她准备嫁妆。

        她的祖母和自己的祖母自**好,年幼时曾随着祖母去林家走动,也曾见过林心怡一面,印象是一个白净秀气又胆小的女孩子。

        她的祖母言语中对这个庶出的孙女颇为怜惜,说要替她早做打算定下亲事,如果不是因为庶出的身份,估计当时是要把她许给自己的,而不是那个林心慧。

        两人终究还是有缘,要不然也会真做了夫妻,暗暗发誓就是为了堵别人的嘴,他也要好好待她,珍惜她,除非她太过不堪,他一定要好好地和她过一辈子。

        他敬完酒送走宾客回到洞房,年少热血的他酒气上涌,暗暗期待着妻子的模样,却在洞房门外听到她说:“不要急着端下去,我还没吃饱呢!”

        一个中年妇人,其实就是陆嬷嬷劝说道:“我的好小姐,你今天是新娘子,可不能吃太饱了,垫垫底就行了,免得失态!”

        然后她扑嗤一声笑了:“管那么多干什么,我失态了难受的是别人,吃不饱受罪的却是我自己,再说了,仓廪实而知礼仪,吃饱了才能心情好。

        否则我因为饿肚子苦着脸,夫君不以为我是天生苦瓜相,也会觉得我嫌弃这桩亲事,这不是自找不快吗?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让我再吃两块吧奶娘,我从早上到现在只吃了两个鸡蛋和两块点心,快要饿死了,现在才亥时初,离明天的早饭还早着,难道夫家穷的要让我刚进门就饿肚子?”

        他在外听的实在忍不住扑嗤一声笑了,然后跨进去,看到他的新婚妻子林心怡一只手把盖头撩起一角,只露出一张小巧的红唇在吃点心。

        听到声音不对大概猜到什么,慌忙把剩下的点心塞进嘴里,又放下盖头正襟危坐子。

        他忍住笑意,不去理会满屋的丫头婆子尴尬的神色,吩咐道:“刚才在席上只顾着喝酒,没怎么吃,现在饿的慌,你们去吩咐厨房做几份小菜和宵夜,再做一碗醒酒汤。还有,先把热水抬上来,我要先洗漱了。”

        然后走到蒙着盖头正襟危坐的妻子身边,用称杆挑开,看着那张温婉秀美的容颜,松了一口气,又伸手抹去她嘴角的点心沫子,亲手取下她头上沉重无比的凤冠。

        戏谑地说:“只露出嘴吃东西多难受呀?这样吃才好,我叫了一桌子菜,等会我们慢慢吃!”

        本以为她会不好意思,谁知她却双轻抚额头,眉眼弯弯地笑起来,眨眨眼睛说:“谢谢你啊,这个凤冠实在太沉,我也几乎饿了一整天,真想好好的吃一顿。”

        她的落落大方和笑容潋滟反而让明澈不好意思了,只好掩饰地让人打水替他们沐浴,今天已经累极,真想好好地吃顿饭倒头睡去。

        却不知道她也是第一次见到他。

        看到这个素不相识却要生活一辈子的男人不但俊朗养眼还细心体贴,又是位高权重威名赫赫的大将军,才刚刚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运气真是极好,所以忍不住笑了。

        两人沐了浴,换上常服,清清爽爽舒舒服服地用饭,他安排的饭菜清淡又美味,十分合她的口味。

        看着她洗净铅华,容颜清雅如荷,舒适又随意地坐在他对面,吃的又香甜又斯文,既不故做娇羞又不刻意摆谱,让人身心平和安宁。

        他忽然有了一种两人已经认识好多年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妥贴很舒心,也忽然真的生出了一种要和她过一辈子的感觉,甚至庆幸原先定下的妻子被谢明清抢走了,似乎眼前这个女子更适合他。

        而且无论眼前这个女子他喜不喜欢,与他合不合适,他都下决心要好好待她,要和她相敬如宾,要和她过一辈子,何况他发觉初次见面,他对她的感觉很不错。

        喜欢她温婉秀美的容颜,喜欢她大方从容的样子,喜欢她眉眼弯弯的笑脸,以他的身份,早已见惯各色美女,却都没有她让他感觉舒适安心,甚至期待与她共度一生白头到老。

        想到她嫁给他的原因,他甚至想,也许这就是缘份吧,他不争不抢,上天却也没有薄待他,他真的想好好待她,而不是假装好好待她。

        用完饭菜,收拾妥贴,丫头和婆子悄无声息地退出去,把一片艳红的洞房留给他们俩。

        她静静地坐在床头,抬眼看着坐在身侧的他,双颊艳红,原本的水中清荷变成了灼灼桃花,咬着红唇试探着说:“今天我们都很累,能不能早点歇息?等明天再洞房花烛?”

        她抬起头仰视着他,不但容颜如花,红唇如樱,还露出一截雪白纤柔的脖颈,想起替她抹去点心沫子时,触手滑腻软嫩的感觉,顿时心里直痒痒。

        那时他也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心想,或许和她白头到老其实是一件不错的事。

        一向在外人眼中不苟言笑的他忽然起了戏弄之心,轻咳一声正儿八经地说:“我也体谅娘子劳累,可是娘子忘了,明早母亲要派人来收贞节巾子,到时如何交差?所以只好辛苦娘子了。”

        她没有想到看起来斯文儒雅的他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露骨的话来,他到底是有意使坏,还是天然呆?

        看着他灼热起来的眼眸,她颊若流霞,很想别过头去,他却欺身过来,抬起她的下颏,双唇压了下来。

        她前世是爱过一场的,所以是知道男欢女爱是怎么一回事的,内心却还是涌起了淡淡的娇羞和惶恐。

        有些诅咒这古代的婚姻制度,这可是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子,忽然间就要亲密如此,没有意外的话还要生儿育女共度一生,这也太不尽人情了。

        很快,她就顾不上胡思乱想了,帐外烛影摇红,她身上的束缚已经三下两下被除尽了,娇颜如花,玉体横陈,他开始全力采撷了。

        第二天早上,她晨睡刚醒,晨光朦胧,满帐暖红,发现自己不着寸缕地躺在同样不着寸缕的他怀里,想起昨夜的种种情形,双颊通红,他们也算是恩爱夫妻吗?

        再看着身边的俊朗儒雅的容颜和长期习武征战的强健身体,只觉不可思议。

        为何她的内心居然不反感与一个全然陌生男人如此亲密无间?

        难道是因为这个男人太养眼,还是她前世太缺爱?她到底是无从抗拒,还是顺水推舟?

        想到昨夜两人做了真正的夫妻以后,他揽着自己喃喃地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希望我们能好好地过一辈子”,只觉顿生一种心安的感觉。

        想到生离死别的妹妹,又觉心痛难耐,锦姝,姐姐这也算是找到良人了吗?你在我们那个世界到底过的怎么样?现在是孑然一身还是已经找到了可能终身依靠的人?

        胡思乱想了一会,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仔细端详着他,乌发如墨铺陈在枕上,长眉如剑,鼻梁如峰,嘴唇棱角分明,心中暗叹,长得可真好,忍不住伸出手去摸那紧蹙的双眉。

        谁知他却一把抓住她的手,缓缓睁开了眼睛,温和无波地看着他,原来他醒了,她羞的满面通红,他却紧紧的搂住了她,双唇却再次压了下来,仿佛不知疲倦一般索取着。

        正难分难解之际,有人轻手轻脚进了里屋,在帐外轻喊:“大公子,大少奶奶,该起床了,等会还要敬茶。”

        是她的奶娘陆妈妈,想到里外仅一帐之隔,她羞的直把他往开推。

        他却沉着声说:“你们先出去,把热水送进来就行。”

        她觉得这样对奶娘有些无礼,欲出声止至,他却再次堵住了她的嘴。

        很快有人送了热水进来,然后轻声出去掩上门。

        他方才松开她,附耳轻言:“我们下去洗洗就起床吧,今早要敬茶。”

        她含羞应了,两人匆匆清洗一番穿好衣服,方才喊人进来收拾,陆妈妈领着丙个人举止利落的嬷嬷进来了,行了礼说:“这两位是夫人派来收巾子的。”

        明澈点点头,两个婆子自去揭开被子,收取了那个沾染了血迹和污痕的白巾子,躬身向林心怡道了贺,就告辞复命去了。

        这也要道贺,林心怡咬着嘴唇忍住想笑的冲动,明澈含笑瞥了她一眼,两人洗漱过后,又吃了一小碗补身体的燕窝粥,携手一起去福禧堂认亲。

        看到她有些紧张,他侧过脸,温存地注视着她:“等会不用怕,有我呢。”

        她忽然觉得无比心安,是啊,她有他呢,她不是一个人,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全文完)(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攀上漂亮女局长之后……武道大帝仙帝归来妻心如故上古强身术兽人之强养雌性首领的纯洁小情人首辅养成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