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明珠娘子第三百四十七章 要被休的顾老夫人(第二更)

    第三百四十七章 要被休的顾老夫人(第二更)

        骠骑大将军顾府灯火通明,京兆府的衙差已经被打发走了,虽然来的时候也是客客气气地,只是说要请府里的人过去问个话便可,但谁又能真的信,纵然再没眼力的也知道,若不是闹得不可开交了,京兆府的人等闲也不敢来将军府打扰。

        二夫人毛氏一听说京兆府来了人,已经吓得跟丢了魂似的,手软脚软地让婢女扶着回房躺着了,毕竟当初她可是被关在京兆府衙门的监房里好些时日,难免心里害怕,谁又能说出什么来。

        柳氏也已经不堪用了,下红不止,人也已经脱了形,连站也站不起身来。

        顾老夫人只得自己去见了他们。

        可听到他们嘴里的话时,屏风后的顾老夫人险些栽倒下去,险险扶住了面前的案几,才稳住了身子,却是瞪大眼望着屏风那边影影绰绰的人影,抖着声音道:“她们去京兆府敲了登闻鼓?!”

        为首的那位官差很是恭敬,起身一礼:“老夫人,顾氏族中那几位老夫人已经递了状纸,要状告府上,还是要请府上哪位贵人过去走一遭才好,也算是了结一桩公案。”

        顾老夫人再也顾不得什么体面,直着脖子高声道:“她们居然还敢去府衙状告,几个不知死活的乡下婆子,我若是见着她们,必然……”

        她陡然一声怒喝,倒是把几个京兆府的官差吓了一跳,那个回话的官差忙不迭道:“今日时候也晚了,倒也不急着今日就过去,明日再过来请了过去也无妨,只是……”

        他为难地看了看屏风后,吞吞吐吐地说了下去:“只是那几位老夫人今日已经让人捎了信回青州,说是要请顾氏族中宗长来长安主持公道。”

        顾老夫人原本气得扭曲得脸,一时又变得铁青起来,她们到底要做什么!

        她一边让人打发了京兆府的官差出门去,一边急急吩咐人去邸舍,去弄个明白究竟这几个老虔婆打算做什么,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与将军府作对,她这一回绝不会轻饶过她们了,新仇旧恨一起算!

        只是邓嬷嬷带了人从东市回来时,脸色却是难看至极,有些胆怯地拜在她跟前,瑟瑟不敢言:“老夫人,几位族里的老夫人她们……”

        “什么老夫人!那几个老虔婆!”顾老夫人抖着手指着邓嬷嬷,“她们呢?怎么不见带回来!我今日就要好好与她们掰扯掰扯!”

        邓嬷嬷只得低声道:“几位老夫人已经不在邸舍了,但是留下了个嬷嬷在邸舍住着,说是等着族里来人,还说……还说要族里尊长来写了休书,将老夫人逐出顾氏去……”

        顾老夫人手里的佛珠啪嗒掉在地上,脸涨的通红,羞恼,愤怒,痛恨交织在一起,在她的脑中喷涌而出,冲得她眼冒金星,连眼前焦急的邓嬷嬷都看不清楚了,身子一晃,终究倒下去了。

        邓嬷嬷吓得魂飞魄散,急忙要上前扶着,吩咐人去请医官时,只听顾老夫人的喉咙里含含糊糊地叨念着:“老虔婆,该死的……”

        二夫人毛氏被请来的时候吓了一大跳,看着已经糊里糊涂半昏半醒的顾老夫人,她却是一扶额,按着额角贴着的几块膏药,有气无力地哀哀道:“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我也是头疼得紧,怎么好端端的京兆府的官差又登门了,我连听都听不得,可偏偏老夫人也病了,这可怎么好……”

        邓嬷嬷急得团团转,只能求着毛氏:“二夫人,眼下可怎么好?老夫人病得这样厉害,族里那边……还是要请二夫人拿个主意才好。”

        毛氏扶着头,丝丝抽着冷气,虚弱地道:“将军不在府里,我有能有什么法子,还得是有头有脸的出面才好,我哪里能……”

        顾老夫人却是突然惊醒过来,伸着手向着邓嬷嬷抓挠着:“去,明珠,去请明珠……”

        顾明珠听邓嬷嬷小声说着,淡淡然露了笑脸:“还不曾见到族里那几位老夫人?”

        邓嬷嬷点点头:“婢让人在邸舍等着,还不见回来。”

        “既然不曾见到,那些话也不过是道听途说,哪里就作得了真。”顾明珠垂下眼,摆弄着手腕上的臂钏,那一对白玉臂钏莹润无暇,映得她一对皓腕更是如同凝脂一般动人心扉,“嬷嬷也是久经人事的老嬷嬷了,怎么还能拿着这些做不得真的话去吓唬老夫人。”

        “何况老夫人既然不曾做过什么坏了规矩不该的事,又何须担心这个,也值得你们如此大惊小怪的,平白丢了将军府的脸面。”

        她板了脸,向着邓嬷嬷等人摆摆手:“罢了,念在你是老夫人跟前伺候的,我也就不追究你闯郡主府的罪责了,回去好好向老夫人认错,怎么能把这些个捕风捉影的事当真,难不成是觉得真的作了什么败坏人伦纲常的事了?”

        邓嬷嬷脸色陡然一变,忙不迭磕头:“婢不敢,不敢……”

        顾明珠也不耐烦听她解释,吩咐韩嬷嬷亲自送了她们过去:“嬷嬷替我捎句话过去,既然行得正坐得直,又怕什么,已经对簿公堂了,就该弄个明白,不能平白无故让人留下话柄子,老夫人也必然不会被这些风言风语给吓着了,我明日再过去给老夫人请安,有劳二夫人好好打点。”

        邓嬷嬷还没回过神来,就被郡主府的仆妇连扶带架地送出府去了,韩嬷嬷更是一脸笑容地跟着一起往将军府来了。

        她礼数周到地给榻上的顾老夫人与一旁扶着头的毛氏请了安,把顾明珠的话一字不漏地说了,又笑盈盈地道:“郡主问明白了,直说邓嬷嬷糊涂,这样的事哪里做的准,就算有也不怕,总有个是非曲直说明白的,哪里会这样害怕。”

        她望了一眼榻上脸青眼肿的顾老夫人:“说老夫人病了就更不会了,老夫人自来慈爱,怎么会被这么个事吓着了,还病了,这岂不是让别人以为老夫人真的……”

        榻上的顾老夫人仿佛已经感觉到了韩嬷嬷那似讥讽又似得意的笑容,胸口那一股子血气再涌上头来,又嗡嗡宁宁痛不欲生起来。

    同类推荐:帝道至尊奥特曼格斗进化篮球,人生疯狂升级系统歌星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逍遥仙武修仙路寒门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