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风华农女种田忙第六十一章:建新屋

    第六十一章:建新屋

        花大喜一家走后,花大喜和乔三算是正式的离婚了。 

        乔大和乔二看着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乔三,心里难受极了。他们心痛他这些年的遭遇,也恨自己的无能,但更多的是为乔三和两个侄女儿的未来担忧,这被人休了的奴婿可咋活儿啊!

        经过这事儿花半夏才彻底意识到,自己的事业不能再这么小打小闹了,这乔三被休回家,以后她的路只会更难。

        但花半夏怕什么,她从来不怕难,更何况在这信息完全不发达的时代,再羞的事情也不会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除非有人刻意调查。

        “大伯,我想给我爹找个郎中看看情况,看看能不能让我爹恢复以前的样子”,乔家一家子坐在屋里,谁也没有说话。

        程泽已经走了,原本他打算过来蹭饭的,但看到花半夏现在还有事情要处理安排,就不打扰回家去了。

        “成,看是一定要看的”,乔大态度坚决,再也不能苦了这个弟弟了,“哎,半夏啊,这回你的路可就难走多了”。

        乔大对乔三的回家是又高兴又郁闷,这以后可咋办啊!

        但花半夏可不认为有个被休的爹会对自己有多大影响,只要有能力,有手段,能赚到钱,管别人怎么说呢!

        “没事儿的大伯,我爹的事儿我有数”,花半夏轻松的说,“等我爹看了病,咱们把院子房子修整修整吧,毕竟家里多了三个人,没地儿住了”。

        花半夏原本想着如果一直在城里做生意,那么乔里村的老屋子不修整也罢,可现在又决定重新回到村里伺候庄稼,那怎么的也不能再挤在这几间破屋子了。

        “哎好,俺明儿就带着几个小子把今年的稻草扎好,好好把屋顶翻个新”,乔二爽快的答应。

        可花半夏可不是这个意思,“二伯,我的意思是,咱们把屋子推了重新建个新屋子”,花半夏看着几人认真的说,表示她不是在开玩笑。

        “啥,要建新房子!”田福真哪里能想到这个家还有重建的机会,她还以为她这辈了都不可能住上新屋子呢。

        看到几个长辈对花半夏的提议存在质疑,纠结着要不要同意花半夏这个大胆的想法。

        可花半夏早就想好了说辞,定能让他们同意这件事儿。

        “大伯二伯,大伯娘二伯娘,大哥今年十九了,乔义也都十四了,他们都到了说亲娶媳妇儿的年纪了,但你们看,咱们这样的屋子,怎么给哥哥弟弟们娶媳妇儿?”

        忙活儿的这阵子,大伙儿是每天都看到家里在挣钱,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现在被花半夏这么一说,还真觉得事不宜迟,要建屋子了。

        “对啊,瞧瞧俺这个脑子,咋把这事儿都给忘了”,陈家花恍然大悟的拍着自己的脑壳子,对着乔大说,“乔大,咱们得做,得赶紧做!”

        乔争都十九了,是怎样都耽误不起了,以他们家现在的情况,不知道得有多少事儿呢,早做早了。

        “这……”,乔大有些为难了,这事情太突然了。他啥都没准备,从哪儿下手啊?

        花半夏知道乔大的想法,自打她第一天到乔家,确定住下来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开始打算了,设计图什么的都规划好了,现在只能去联系材料和工人,随时准备开工。

        “大伯二伯,你们别怪我自作主张,屋子的事儿我已经想了很久,待会儿我就去把图纸拿过来,听听你们的意见”,花半夏解释道。

        “真的!堂姐你又画了什么有趣儿的图了?”乔乐刚才一直在看着乔三,知道乔三精神不稳定,便小心的看着。

        现在听到花半夏说画了新的图纸,他马上来劲儿了。不管她这个堂姐做的什么,他都期待满满。

        商量完事情,乔争几人扶着乔三到乔争的屋里,现在家里只有乔争是一人用一间屋子,怎么的也能挤下乔三。

        ……

        第二日,乔二去城里请了郎中,乔大去找了专门给人建屋子的工队。这是花半夏的意思,如果他们自己找的话,先不说工人手艺怎么样,就是光找材料就得耽误好多事儿,还不如多花点钱把事情都交给工队的人呢。

        昨天花半夏已经给他们看了图纸,意思是想把乔大这整个院子都用上,建一个超大型的农家庄园。

        这个工程可是把乔大他们吓到了,他们没见到花半夏的图纸之前,一直以为她只是简单的把茅草换成瓦片,再补补那些坏掉的墙而已,谁知是要全部翻新啊。

        “大伯,咱们近些日子也赚了点钱,您不必心疼,往后咱们会赚的更多的”,乔大这不刚从工队那边回来,说是按照他们图纸,工队开价一百二十两包工包料。

        乔大现在还是几个月前的思想,这一百二十两他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给出去,想想就心疼,这不,郁闷的回了家,把事情跟花半夏说了。

        花半夏也觉得这个价格有点高了,在乔里村这样穷困潦倒的村庄,村民们自己建个房子也才十几二十两。

        但花半夏建的比村里任何一家都要大,而且设计的很精致,有很多是可以一室多用的,但一百二十两的确贵了点。

        “咱这就是做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咋个要花恁多银子啊”,乔大郁闷。

        其实乔大有这种思想很正常,他这辈子都是吃不饱穿不暖的状态,哪里想过有一天会有机会享受吃穿之外的东西,根本不敢想嘛!

        “大伯,大哥三哥是您的孩子,大伯娘是跟了你二十年的妻子,你这辈子都没有给过他们好一点的东西,您不愧疚吗?”花半夏改换说法,虽然她知道这么说可能会伤了乔大的自尊,但这也是最能冲击乔大的。

        听到花半夏这么一说,他楞了,自己这辈子没享受过,他爹,他娘也没有享受过啥,他们一直都这样撑下来了,所以他也没有想过要去改变,要去给妻儿好的。

        现在听到花半夏这一番话,乔大似乎觉得自己太没用,太自私了。他心里是有愧的,只是他一直用努力干活儿,每天伺弄着那些希望不大的荒地,就是潜意识的给自己一个心里安慰罢了。

        而乔二更是这样,和大哥一家没有分家,一部分是因为家里穷,屋子,田地,物件儿,啥都缺少,根本分不了。

        另一部分也是因为他觉得,上面有个大哥,啥事儿就不用他拿主意,他只知道大哥说啥就干啥,不用去考虑和承担后果。

        可现在,一个十五岁的侄女儿处处帮他们拿主意,做事情,她一心的想要让这个家啊变得好起来,而他们却一直在质疑和推脱,也许,花半夏所有的,就是他们所缺少的。

        乔大似乎一下子想通了,愧疚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儿子,还有那一直陪在他们身边的乔二一家,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对花半夏说,“半夏,去做吧!”

        轻轻的一句话,对花半夏来说可谓是最大的支持,自己只是一个外姓的侄女,却也能让他们完全的信任自己,这不是支持是什么?

        “好嘞,大伯,下午您带着银子再去一趟工队,先跟他们把定金交了”,花半夏高兴朝着乔大说,又把其他人的事儿也安排了。

        “大哥二哥,你们下午去城里找找,买六顶军用帐篷,咱们屋子在建期间要住的,其他人呢在家收拾收拾东西,要的留下,不要的咱们换新的!”

        一阵热烈的讨论下来,几个长辈都欣慰的红着眼,花半夏的三个哥哥都只是高兴的傻笑,乔乐和乔义正逗着花青青,三人在天真的畅聊房子建成之后的事儿。

        就连一直呆呆不说话的乔三都有了反应,也许是今晚大夫来扎过针,也许是被大伙儿的笑声感染了,他终于抬起头,面无表情但眼里有了亮光。

        直到三天后,工队的大师傅过来看地形,乔里村的人才知道住在后山,被村里人疏远的乔大家要建新房了。

        而且他们还不是自己动手,请的人都是建工队的,这个消息可一下子在村里传开了。

        “呸!那个狐媚子咋恁不要脸,自己身子不清白了,现在就连自己上门的老爹都坑了回家,要不要脸!”

        “就是啊,俺听说啊,是花半夏逼着花大喜休人的,啧啧,真是家门不幸!”

        “你们说啊,这乔大可怎么想的,家里留了两个天大的笑话,他也能住的安心?要是俺家有这两个笑话啊,俺早就拿着笤帚赶人了”。

        粮食都收了,不管好的坏的,乔里村确实因为水车的出现,挺过了这个旱灾。现在村里的婆娘们没事儿干,一天到晚的聚在村里,道这家长说那家短,现在他们的主角正是乔大家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乔大家确实是有钱了,在这儿说闲话的人当中,也有动了心思的。

        想着以乔大家现在的情况,他们肯定在死撑着,家里有个破鞋,有个被休的奴婿,还有几个大龄男娃,啥不好的事儿都挤在一起。

        要是把自己家里那些因为一点点“缺陷”的亲戚介绍给他们,那也不是不可能的,没准儿还能捞一笔呢!。

    同类推荐:帝道至尊奥特曼格斗进化篮球,人生疯狂升级系统歌星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逍遥仙武修仙路寒门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