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重生之商业大亨第三百一十八章 猪队友

    第三百一十八章 猪队友

        等西装男人跟着冯警官走了以后,瞿程把张思源拉到一边,小声问道:“小张,你真能证明那张收据是假的?”

        “当然,瞿局,要是那张收据是假的。是不是就能告他们诈骗,让他们坐牢了?”张思源自信的答道。

        瞿程想了想:“要看金额,但是两万已经算大额了。要是真的起诉他们,坐牢是肯定的。至于要坐多久牢,那就要看法官判定了。”

        张思源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而是站在一旁等着冯警官跟西装男人带着收据回来。客厅里的刘家人这会儿也在等着,他们想走已经走不掉了,年轻警察一直在门口看着。

        过了大概四十分钟,西装男人跟冯警官就回到了刘阳家里。西装男人脸色带着微笑,冯警官手里拿着用小塑料袋装着的收据走了进来。

        看到冯警官手上拿着的小塑料袋,张思源笑了笑:“行了,现在不怕你重新伪造收据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这个收据是假的吗,当然你可以否认,只是我有绝对的证据证明你的收据是假的。”

        “呵呵,小屁孩,你就吹吧。我的收据当然是真的,你以为你说是假的就是假的。”西装男人不屑的看了张思源一眼。

        西装男人刚刚在回去的路上,可是好好的把这件事再回想了一遍,发现什么疏漏都没有才把收据交给冯大海的。他这会儿敢确定,面前的这个小屁孩是在诓他。

        张思源并没有搭理西装男人,而是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刘建人:“刘建人,我听说你找曹阿姨要刘叔叔的遗产。不知道你是替谁要的?你只是刘叔叔的兄弟,又不是刘叔叔的儿子,刘叔叔的遗产跟你有什么关系?”

        “刘建军是我二哥,我们是一个妈。我妈还在,他死了遗产自然是有我妈一份。”刘建人这个时候说话也不像一开始那么猖狂。

        毕竟客厅里有三个警察在,而且三个警察看上去好像跟张思源都认识。他又不傻,当然不可能当着警察的面去嚣张。

        张思源闻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远在燕京的闫飞打电话:“闫律师,问你个问题。我有个叔叔去世了,但是并没有留下书面遗嘱。他母亲还在世,他的遗产是不是应该有他母亲一份?”

        “是啊。”电话那头的闫飞答道。

        张思源是开着扩音问的,听到闫飞说是的一瞬间,刘建人的神情放松下来。一开始他还以为大表哥是忽悠他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张思源接着问道:“那跟我那叔叔的兄弟没什么关系,要给也是给他母亲对吧?”

        “对的。”

        “好的,谢谢闫律师了。我明天去燕京,有时间出来吃饭。”说完张思源就把电话挂了,朝一旁带着得意神情的刘建人说道:“听到了吧,就算是要财产,那也应该是刘阳他奶奶来要,你来干什么!”

        “我妈让我来的!”刘建人站了起来,有点激动的说道。

        刘阳母亲这个时候又开口了:“你胡说,妈中风好多年了。根本就没有说话能力,怎么可能让你来!”

        “既然这个样子的话,刘建人,那你来要遗产就不对了。你还是把奶奶请过来吧,奶奶如果要那份遗产的话,那我相信曹阿姨肯定不会拒绝给奶奶的。”张思源自信的朝刘建人说道。

        刘建人哑口无言,大表哥只跟他说了前面那些,可没跟他说这些。这会儿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呆呆的看着张思源。

        张思源看着刘建人目瞪口呆的样子,接着说道:“那遗产的事情就跟你没关系了,我们继续来谈借钱的事情。刘建人,要遗产可以说你是无理取闹,做伪证可是要坐牢的。我再问你一遍,刘叔叔借钱的那天,你真的在场吗?”

        刘建人朝西装男人看了一眼,西装男人朝刘建军眨了下眼睛,意思是一点问题都没。本来已经有点心慌意乱的刘建人,再次安下心来。遗产要不到,但是那两万他可跟西装男人商量好了对半分的。一万块可不是个小数目,拿到手够他用好久了。

        想到那一万块钱,刘建人的表情变得坚定起来:“我确定,那天我亲眼看着我二哥找大表哥借钱,在收据上面签名的!”

        “你撒谎,那个收据上面的签名绝对不会是刘叔叔签的。”张思源的声音陡然严厉起来。

        西装男人这个时候开口了:“鬼叫什么,吓唬谁呢?白纸黑字在这里,是你说就有用的?警察同志在这里都没有说什么,你一个外人在这里多管什么闲事。”

        西装男人已经不想跟张思源再磨叽下去了,只想着赶紧把事情确定下来。看刘建人的样子就不像多靠谱的人,万一被张思源三咋呼两咋呼就说漏嘴,那他就完了。

        张思源看着西装男人说道:“知道为什么敢肯定那张收据的签名不是刘叔叔写的么?你以为你模仿字迹模仿的像就有用?我可以告诉你,一点用都没用。因为那天晚上,刘叔叔是跟我在一起的,他要是真的要用钱,就会找我拿了,而不是找你!”

        “切,你一个小屁孩,建军怎么可能找你借钱?好,就算建军找你借钱,你拿得出两万块?小屁孩,不是我瞧不起你,就算是你家里,能不能随随便便拿出两万现金出来都是个问题!”西装男人瞥了张思源一眼。

        张思源突然笑了,朝一旁的马守德说道:“马教官,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个纸箱,麻烦你去搬上来。”

        马守德闻言直接往楼下走去,客厅里的人对张思源说这句话感到费解。这是在谈钱的事情,让人去拿东西算怎么回事。

        瞿程脸色也露出疑惑的表情,他也有点看不懂张思源这是想干嘛。张思源却是没有理会客厅里面这些人,等马守德把纸箱搬上来就知道了。

        没过多久,马守德就抱着一个纸箱走了上来。走到张思源面前后,马守德把纸箱放到张思源的脚下。

        纸箱并没有用胶布封起来,张思源直接把上面的折页分了开来,然后客厅里面的人就看到纸箱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只是看到纸箱里的东西,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张思源冷笑着将纸箱里的东西取了出来:“两万块?这里是两百万!我随身带着两百万现金,你觉得刘叔叔要用钱问我拿,我会拿不出来?”

        这个两百万实际上是张思源的分红,是他让郭红燕给他到银行提前取出来的。这笔钱他本来是有别的用处的,没想到这会儿有了用处。

        西装男人也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眼前的张思源竟然这么有钱。随身带着两百万,那得多有钱。只是这也不能证明刘建军就没找他借钱,也没人规定刘建军一定要找张思源借钱啊。

        想到这点,西装男人开口道:“那又怎么样,谁知道建军为什么不找你借钱。说不定他以为你没钱,才来找我借的呢。”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我已经说过那天晚上刘叔叔跟我在一起的了。你是不是还要说我们分开了他才来找你的,那是不可能的。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几天刘叔叔都是在沪市的!所以,你的收据肯定是伪造的!如果你还想继续胡搅蛮缠的话,我能找出几十个人证出来证明刘叔叔那几天都是在沪市的。”这下轮到张思源用嘲讽的口气朝西装男人说话了。

        没等西装男人说话,张思源接着说道:“你知道那几天刘叔叔在沪市干嘛吗?他那几天在收款。知道收多少钱的款子么?六千多万!你觉得,你要是胡扯个他为了两万从沪市跑回海宁,再从海宁回到沪市的事情出来,有几个人会相信?”

        在听到张思源说上一段话的时候,西装男人的脸色就变了。可是张思源的下一句话说出来,他又看到了希望。

        西装男人连忙说道:“为什么不可能!你根本就不能证明那个晚上刘建军一直跟你在一起,他就是从沪市赶回来拿了两万再去的。你所说的,只不过是你认为的。”

        这个时候,整个客厅里的人都看出来西装男人在胡搅蛮缠了。只是西装男人的说法并没有问题,除非张思源还有证据。

        张思源笑了笑:“恼羞成怒了吧,刘叔叔住的宾馆是我安排的。那几天是我请刘叔叔帮忙的,宾馆都有监控。只要让人查下刘叔叔当天的出入记录,就能知道你是在说谎了。我都懒得跟你扯刘叔叔是几点找你借钱的,监控会告诉我们真相。”

        说完后,张思源转身朝瞿程说道:“瞿局,按照目前的情况,我能告他诈骗了吧?”

        “你不行,只能是弟妹告。”瞿程看了张思源一眼答道。

        瞿程没想到张思源看了收据两遍就发现了问题,也没有想到张思源现在竟然这么有本事。他知道周育才不简单,也知道张思源未来肯定不简单。毕竟那次警察局事件后,他就关注了张思源一段时间。张思源高考成绩他也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张思源现在都那么有钱了。

        张思源闻言朝坐在沙发上的刘阳母亲说道:“曹阿姨,现在就看你了。要是你想告他们的话,他们两个不说把牢底坐穿,起码也要坐个好几年。毕竟两万块不算小数目了,反正刚刚瞿局跟我说情节恶劣时间会很久。曹阿姨,我觉得对这种人不能心软,他们不仁咱们就能对他们不义。告他们吧,反正瞿局他们都在这里,直接就能把他们带走。”

        刘建人听到张思源这么说,直接就瘫软在沙发上。过了两分钟,突然站起身,指着西装男人:“是他,都是他让我这么说的。他说事情成了分我一半,警察同志,我举报,我认罪。”

        张思源看着脸色难看的西装男人,嘴角露出笑容:“认罪吧,你的队友已经把你卖掉了,我要是真的有监控记录,还跟你们废话这么久干嘛?真的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张思源话音刚落,刘建人脸色变得惨白。他没想到张思源刚刚是诈他们的,这下子话从他嘴里说了出来。三个警察在这里听到了,他想否认也没办法否认了。

        西装男人这个时候也开了口:“我输了,我认栽。我没想到最后输在这个蠢货身上,要是真的有问题我早就说话了。还会让你一直说,我设的这个局天衣无缝,哪怕所有人都能看出来我是在做假,但是并没有人有关键证据来证明。错就错在我找了这么一个蠢货做搭档,早知道刘建军背后还有你这样的人在,我就不会动这个心思了。”

        “你们把他们两个人带回去做笔录,以诈骗的罪名交给法院。”瞿程见尘埃落定,朝客厅里的冯大海跟年轻警察说道。

        瞿程没想到张思源刚刚说的监控的事情是假的,只是现在西装男人已经招供了,那也就无所谓了。现在这两个人被解决了,剩下还有几个人在这里呢。

        剩下的几个人看着刘建人跟西装男人被带走了,一个个我看着你你看着我。最终,其中一个男人站出来说的:“我们可不是来诈骗的,我们是来借钱的。”

        “曹阿姨,他们真的是来借钱的吗?您实话实话,毕竟借钱跟敲诈是两个性质。”张思源朝刘阳母亲问道。

        张思源心里清楚,这些人确实是来借钱的,只是话说起来就不知道要有多难听了。现在问刘阳母亲,自然是想吓吓他们。

        刚刚那个说话的男人听到张思源的话,连忙朝刘阳母亲说的:“二嫂子,你可不能冤枉我们啊。我们说话是难听了点,你就当我们是混蛋畜生,放过我们这次。”

        “他们是借钱的,跟那两个人渣不是一伙的。”刘阳母亲并没有理会那个人哀求,但也没有冤枉他们,而是实话实说。

        瞿程听到她这么说,沉声说道:“行了,你们还不快走!”

        ps:感谢乌蹄大兄弟补习法律知识,给出建议。天冷就该吃乌蹄,很多东西都是问的乌蹄大兄弟,吃乌蹄,补脑!

    同类推荐:大亨是怎么炼成的穿越者的地球攻略计划地狱代言人星舰传说离殇之歌我是道士仙九星破天无限之主角必须死网游三国之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