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重生七十年代当军嫂第340章 返程

    第340章 返程

        跟柳万铁说好回校时间范竹灵开始收拾行李,其实也没多少东西可收拾,当初她拿回来的出了两双鞋两身衣服,其他的都是买回来的特产跟文具。 

        那些大的行李压根没往3家拿,这次明面上她只收拾了那两双鞋跟两身衣。

        八月十七号柳家人起了个大早,范竹灵定的是这天走。

        由于日子决定的匆忙她都没回青山村去说一声,倒是留下了不少东西,想着等范家那边要是来人让他们带回去,除了给家里双胞胎的钙片,还有些给长辈用的养生品之类。

        柳家她也留了不少,最近半年柳爱党跟柳爱国个子窜得很快,随之而来的便是营养供不上导致的瘦成竹竿。

        跟家里交代好取自行车的时间,道完别范竹灵提着行李开始往外走。

        “回去吧。”站在村口,范竹灵微笑着跟来送她出村的柳爱国道:“想我或有不懂得问题可以写信给我,过年我就回来了。”

        柳爱国咬着唇点头,经过半年成长他已经可以坦然面对亲人的离家,反正家在这,无论多长时间他们总会回来。

        到县城的时候九点多,火车是十二点出发。

        去往火车站的路上正好路过为民饭店,看到饭店招牌范竹灵脚下一拐,进去了。

        吃了顿不早不午的饭她才继续往火车站走,到站的时候差不多十点半,不年不节不开学的原因火车站人不多,她拿着大队开的出行证明去买票窗口买了张卧铺票。

        干等了一个小时才有车来,车刚到站不一会工作人员便开始检票,范竹灵捏着那张卧铺票排了五分钟队才到她,检票的工作人员不是上次的那个,看到她的卧铺票还多看了她几眼。可能是纳闷小姑娘看着穿的挺乡土,没想到竟然有钱买卧铺票。

        由于祁水县不是第一站,火车一路过来已经有了不少乘客,天热的原因,车上除了汗味浓重还有些食物的酸臭味,不知是哪个乘客带的饭坏了。

        卧铺车厢气味明显比前面几节硬座车厢好些,主要是人少。

        车开起来半躺在单人铺位上范竹灵才开始反思她这两天的行为有些自乱阵脚,为了柳爱军那封陌生地址的来信她竟然抛下了一大家子提前返校了。

        想了半天也没想清为何会这样的范竹灵决定先睡一觉,她前两天发烧过后一直有些虚,可能是常年不感冒发烧的原因,每次发烧看着都比别人严重些。

        火车跑了两天半,在第三天清晨到达k省林乡市。

        火车越往南跑,气温越高,到了k省那差不多就跟进了蒸笼一样了。林乡市的气温明显比d省那边高不少,空气湿度却比d省高很多,出了汗只让人感觉粘腻异常。

        火车到站的时候外面天已经大亮,公交车发车时间却还没到,出了火车站范竹灵提着提包大往前走了走找了家买早饭的饭店先去吃了个早饭。

        饭吃到一半有个端着豆花的老伯坐在了范竹灵的对面,吃完饭走人之前她问:“老伯,您知道去平野路怎么走吗?”

        听到问话,老伯停下喝豆花的动作,抬头打量了眼坐在他对面的姑娘,沉思了下才回答:“平野路那很偏,要想从这去得倒车,先做通安和的车提前两站下,再坐直通平野的车。”

        “谢谢您啊。”范竹灵道完谢就站起了身:“我先走了您慢用。”

        老伯摆了摆手,低下头继续用勺子慢丝条理的喝豆花去了。

        吃完早饭出来饭店的时候路上已经开始有零星公交开过,范竹灵按照那个老伯的告知先找到了通安和的公交站牌,等了四十分钟才有车来,坐车倒车等到了平野路的时候已经半晌午了。

        转了一圈范竹灵没在平野路找到公厕,倒是无意碰到了她这次的目的地。

        前几天她从河西镇给柳爱军寄东西,想了半天那些药到k省至少两个月,所以她这次来林乡市除了想打探下是不是有事发生还打算直接到柳爱军平日来信上的地址地方去补一份包裹。

        没找到公厕从空间往外掏东西就没有掩护,最后她找了个墙角蹲下身用提包当掩护把东西从空间放了出来,并且假装是刚在提包里拿出来的样。

        一手提着提包一手提着坛子,范竹灵走进了平时跟柳爱军通信所写地址的大门。

        刚进门就有个穿着军装的同志快步走到了范竹灵面前,先打了个敬礼才热情的开口询问:“同志,寄东西吗?”

        平日他们这地方是信件中转站,部队的军人无论接收或往外邮寄都需要经过严格审查,他们就负责这块,基本都是外省来的信件跟包裹,也有那本省当兵的家属直接拿着包裹或信件往他们这来的,不过基本都是熟面孔,眼前这位长得好看的陌生姑娘提着东西进来李军第一反应就是来寄东西。

        “你好,我来寄个包裹。”对着眼前这位皮肤黝黑牙齿雪白,笑容热情的年轻军人范竹灵露出礼貌的微笑:“请问多久能到本人手里?”

        “这个不一定,最快两三天,最慢五六天。”

        跟范竹灵预想中差不多,现在这年代东西都是人亲自检查,不跟后世一样机器一扫就知道有没有违禁物品,所以难免慢一些。

        “我寄个包裹和信。”范竹灵道:“多少钱?”

        “直接送到我们就这不收钱。”李军领着范竹灵边往里走边道:“都寄些什么?”

        等范竹灵填完寄东西的单子把包裹、信、坛子一一都交给李军,再出门已经是十分钟后了。

        出了门她突然没了方向,学校不提前报备不能住,接下来十几天只能住招待所。

        她得去问问王冬冬知不知道部队目前的情况,不然心里一直没着没落的有种无处安放的感觉。

        平野路有辆直通中医大的公交车,恰好被她赶上,她打算去中医大附近的招待所住段时间,等开学。

        离着中医大还有两公里的路范竹灵就下车了,就近找了个招待所用队里给开的出行证明开了间房,进了房间她就没再出门。

    同类推荐:帝道至尊奥特曼格斗进化篮球,人生疯狂升级系统歌星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逍遥仙武修仙路寒门栋梁